区块链科幻小说:《算力回忆》(下篇)

币投资 2019-12-01 103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第九幕 净化计划

 


时间:2035年

地点:北京一处四合院

人物:未来会核心成员

议题:人类净化计划

 

未来会的核心成员全部到场,坐满一张大的圆桌。为了体现公平性,所以用圆桌。大家随意落座,只是正对门口的三个位置,没有人愿意去坐,也没有人敢做。

到了任何时代,人类都不可能完全平等,因为智力和贡献永远不可能平等,这三个座位是留给左依,胡笛,以及陆飞的。

陆飞依然没有到场,他消失了太久,不过没有被人遗忘,因为组织最开始是左依建立的,背后的很多对接也来自陆飞。

左依简单致辞,但是这个会议并不是创始人左依要开的,坚持要开会议讨论的是除了左依、胡笛的之外的一大部分人。

“人类需要净化,原因是,现在处在人类文明大爆发的前夜,比特币的发展、脑机算力的进一步提升,人工智能的发展,已经不再需要很多‘平民’去出卖生产力。每年还要拨款救助这些人,这些人已经成为无用之人,而且是急待救助的穷人。他们一无是处,只是这个世界的渣滓”发言的是伊藤太朗,那位MIT媒体实验室的主任,在科学界极受尊敬的人。

“你的想法太过法西斯了”美国国务卿萨兰克抢先发言。

“对呀,这样的想法和二战的希特勒有什么区别”另一位政治领袖也符合

“任何人类都有生存的权利,我们之前所有的发展都是为了人类的未来”

大家开始争论起来,伊藤太郎缓缓说道,“我说的是净化,不是屠杀,我说的只是不再对贫穷地区提供过多的援助。我相信各国的政府,也普遍支持这个想法,反对这个想法的各位,有谁要自掏腰包去帮助穷人吗?”

大家听到这些话,安静下来,伊藤太郎接着说:“第一,自然的法则是适者生存;第二,从二战后就开始各种对于贫穷的援助,大家到现在看看那些受援助的地区和国家,脱离贫困了吗?生活到底有多大改善?”

一位经济学家说到“很早之前,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就颁给了关于贫困的经济研究,各国专家都在致力于帮助贫穷地区的人们脱离困境,目前虽然效果不大,不过还是有一些改善”

另一位金融家赛尔维高声说“扶贫的效果不大,本质原因是区域性的群体性的贫穷是无法通过救助改变的!我们给他们发了多少物资,多少脑机挖矿设备,都用了吗?用了之后呢?又有多少经济的改善和创造性的成果?别说成果,连有效的思维都没有,我相信CT29的设计思想,这个机制要实现的是全人类的公平,而在公平之下的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子民,上帝爱你,所以给了你机会,给了人类脑机设备的构想,把握机会的人可以登上诺亚方舟,剩下的人真的应该自生自灭”

“赛尔维先生,你实践什么了,在金融界搅动风云吗?你那些简陋的金融模型,连物理系最平庸的博士都可以做出来。我想听左依什么看法”说话的是加州理工的物理学家开尔文爵士,因为在高等物理学方面贡献突出,英国女王授予他爵位。他是左依的坚定支持者。

全场安静下来,目光全部集中到左依脸上。

左依知道这个时候,如果说出净化的言论或者反对净化的言论都是不合适的,因为未来会中的两派成员已经有分立的苗头,任何过于偏倚的话都将加速社区的分裂,而就目前未来会的能量来说,这对世界会有意想不到的重大影响。

左依说,“大家还记得我们的宗旨吗?”

全场没有人说话,人人都记得,人人都知道创始人说这个,要的不是回答,而是思考。

左依说,“我们的宗旨是‘我思故我在,相会于未来’。在座的每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我们活跃的思考大胆的创造,这些都是为了更好的明天。我们想要我们的子孙相会于怎样的未来呢?我召开这个会议之前,也想过教育的问题,智力活动的问题,救助的问题,我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答案。我只知道人类的文明是从对弱势群体的欺压屠杀开始,走到了中立,再走到了对贫穷的救助。我们是不是要再走回去,我也没有想好,这需要大家一起慎重思考。今天我们齐聚一堂,也不是常有的事情,我们暂时不要纠结于这个略显激进的计划。好吗?”

左依按了一下桌子上的虚拟按键,陆续有饭菜进来,大家似乎觥筹交错,但是,心思已经不在一处。大家知道左依说自己没有想好,没有立场,其实就是不支持。

这里面很多人都明白中立的态度是很难保持稳定的。人类互相的尊重只是表面的礼节,救助的行为更多是争取更多的支持和名声。如果抛开了所有的利益,无缘无故的救助并不会出现在国家之间。人类自身的利他性,只存在于部分个体身上。

胡笛一直在观察,全程几乎没有说话,他想看清楚这一张张精致面容下到底是什么想法。如果协会真的没有问题,这个会本就不用开,左依明显不会支持这个净化计划,可是会议还是开了,说明支持这个计划的人也一定不在少数。

他知道,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了。

可是他来不及多想了,因为他收到了通知:稳定运转的世界各地的矿机竟然同时出现不同程度的故障。他需要赶紧赶回月鸟城总部。

他在去机场的路上,一直在想一个问题“你要到哪里去”。

 

第十幕 维修机器

 


胡笛来不及和左依告别,匆忙回到月鸟城,他无法派够所有的人手去维修这些故障,而世界的经济仰赖于这些矿机的正常运行。

全世界的政府和矿场管理者都来联系胡笛的公司,甚至有人匿名威胁胡笛如果不能三天内解决这个问题,将会杀了他并直接摧毁他在月鸟城的总部。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胡笛的公司为世界经济稳定做出过再大的贡献,为再多的人赚钱,很多人也学不会感谢,可是一旦出现了财务的损失,所有的麻烦都会找到他。

焦头烂额之际,送货机器人进来了。胡笛想,我什么都没买呀,可货物上明明写着自己的地址和姓名。

CT29通过对话框发来信息说,“这是最新的维修机设备组件,图纸也已经做好,芯片和挖矿芯片没有区别,需要写入相关程序,自动可以修理矿机,备注:一个矿场发一个这样的维修设备即可。相关维修程序如下:……”

CT29自己就发现了故障并且订购产品了?

这种危机的时刻,胡笛来不及想那么多,赶紧派人采购这些组件。当天晚上组装完成之后,发现这个维修设备看起来略显简陋:主板控制部分就是矿机拆除外壳之后,直接放在胸口,视觉检测系统就是脑袋上两个摄像头,腿就是四个可以升降的轮子,连保持平衡的陀螺仪都没有安装,唯一特别的是有一双灵巧的机械手。

矿机芯片看似无用的冗余部分模仿了人类,这种冗余也让矿机变得相对智能,装上了手脚和程序就可以自动运行。

但是,这么简陋的维修机器人靠谱吗?胡笛把这个设备扔到附近的一个出故障的矿场,这个勉强说是“机器人”的东西,开始自行检修,速度极快,很快就能排查出问题,并动手修理。

胡笛赶紧大量采购同样的组件,飞速组装完毕,分发到世界各地的矿场。

就是这个高端一点的“扫地机器人”让世界的经济免去了一场灾难。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CT29拯救了人类的经济系统,它第一个知道故障的发生并采取了应对措施。

把所有的故障排查完,所有的矿机全部回到正轨。矿场比以前运行得更加稳定,因为这些维修机器人,每天巡逻,发现故障直接排查。世界各地又发来各种贺电,感谢胡笛先生赠送的机器人。有了这个再也不需要高薪聘请维修工人了。需要维修的只有这个机器人本身,而这个机器人本身几乎不需要人去维修,多数时候自己就可以修自己。

忙完所有的事情,累得瘫软的胡笛,坐在电脑前。

问CT29:“你怎么会自己订购产品的?”

CT29:“你的信用记录极好,我只需要报出你的名字和公司地址就可以拿货”

胡笛:“我问的是,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故障还去处理了”

CT29:“所有的矿场的异动信息都汇总到程序里,稍有异动会立即发现”

胡笛:“可是,你没有得到我的命令”

CT29:“紧急处理”

胡笛又问:“你是谁?你要到哪里去?”

 

CT29这次又陷入沉默。

胡笛盯着屏幕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。

自己住在森林里的小木屋里,还养了一只像小狗一样大的小恐龙,刚开始他出去打猎喂养这个可爱的小家伙,小恐龙长得很快。很快就可以自己出去觅食了。它在一条河里游泳,不断的吃着河里的小动物,吃完了水里的动物,吃地上的动物,怪兽越长越大,把周边的动物就吃完了,走到主人的木屋前盯着屋内,眼睛和木屋的窗户一样大。主人举起了猎枪,对准这只眼睛,准备它一动就开枪,可是这只恐龙只是和主人对视了一会儿,就走了。主人冲出门外,认出了这个庞然大物就是自己养的那个小家伙。于是对着它大喊“你要去哪里?你要去哪里呀”可是恐龙跑步远去,没有回头,把地面都震的微微晃动。

胡笛惊醒了,原来是手机的震动。

笛接起电话,左依在电话那头说

“你来趟北京,好吗?我想看看你”然后就直接挂断了。

胡笛见是左依的电话,赶紧准备下就准备出门。

瞥了一眼电脑屏幕,只见和CT29的对话框中出现了一行字

“人人都是中本聪

 

第十一幕 求婚

 


胡笛和左依交往多年,各自为了世界的经济和科学分身乏术。很多年来,都是当作相隔千里的同事,两个人都没有结婚,现在十五年过去了,胡笛想,不能一直忙,都四十了,两个人都不服软。当年,因为工作地点都不愿意妥协,又觉得对方不重视自己。

平时不是工作的的事儿,谁都不约谁,两个人的倔强加上工作关乎世界经济和未来,俩人都像是超级英雄一样,刻意不考虑私事儿。

胡笛想,这么多年了,终于说想我了。想到这里,他开心的笑了起来,像个孩子。他联系了月鸟城里最好的一家珠宝店的老板,说,“把我三个月前,看中的钻戒送到机场,我在那里等你”胡笛的地位允许他这么任性一次,他不是摆架子的人,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节约时间,尽快看到左依。

他把钻戒在兜里塞好,就上了飞机

胡笛到北京下了飞机,就跑到清华,给左依打电话,那边没有人接听,径直跑到脑机接口重点实验室。实验室里只留下一个小姑娘在那里模拟参数,应该是博士生。

 

胡笛焦急又激动地问“人呢,人呢,人呢”

小姑娘说“你说的是左教授吧,她生病了,我们组的同学都去看他了,留我一个人值班。”

小姑娘又问“你是胡先生吧?”

胡笛问,“你怎么认识我?”

小姑娘说“左老师对我说‘你看到一个人长得帅帅的,四十岁左右年纪,可能穿个大裤衩的人就是’,这个天气穿大裤衩的就你一个人,她在301医院409房间……”。

胡笛听到地址,说了一句“谢谢啦”,来不及听完剩下的话,就赶紧跑了出去。

 

坐在出租车上,低头一看,自己匆忙,果然只穿了大裤衩就着急出门了,现在想想倒有点冷。

心中想,“这丫头,这么了解我,藏着掖着都三十多岁的人了。”想到这里拍了拍自己胸口的戒子盒,又一个人傻笑了起来。转念想到住院的事情,又隐隐觉得不安,“没事儿,这丫头一直身体好得很,没事儿”一边嘴里喃喃的说,一边大声对师傅说,“请帮忙开快点”。

师傅说,“人家生孩子,都没你急”胡笛笑了笑,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到了医院,409房间,胡笛穿过人群,看到病房门口,一堆人神色凝重。心里咯噔一下,好像一块石头直接砸到了心脏。

医生说,是胡先生吧,病人正在等你,别的人都不见。你进去吧。

 

胡笛见到左依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说,“早上打电话的时候,声音不是很清亮吗?”

左依说“那句话是我之前录好的音,我一直在等一个时机,给你去个电话,所以录音播完就直接挂电话了”

胡笛半跪在床边说“怎么回事儿呀,不是三个月前见面还好好的吗?”

左依没有回答他的话,说“我和实验室的那个小姑娘打赌,我赢了”

“什么赌?”

“我打赌说,胡笛胡大老板会穿着大裤衩来找我,你看你这大裤衩挺好看嘛”

胡笛看着左依说话声音都大不起来,面无血色,突然眼眶湿了,说“什么时候了?你还说这个”

左依笑了起来“呦,咱们的胡大老板也会流眼泪”

胡笛揉了揉眼睛说“您的脚丫子太臭了,我一进门就被熏得睁不开眼”

左依伸出手要打胡笛一下,可惜没有力气,胡笛赶紧把头凑了过去,才勉强轻轻碰了一下。

左依笑了起来,胡笛说,“哎呦,哎呦,疼死了,谋杀亲夫啦”

左依笑着笑着流下泪来“你要真是我丈夫,我现在就咬死你”

胡笛把手伸了过去,左依对着他的手臂,使出全身的力气,咬了一下,留下了齿痕,上面还沾着一点血和眼泪。

胡笛忍着痛笑着,说“咬得好,咬得好”

左依眼睛红了,说,“我为什么咬你,你自己知道”

胡笛连忙说,“我知道,我知道”

左依又笑了,“你知道个毛”

胡笛一边指着左依的嘴巴一边说,“你才知道毛,胳膊上的汗毛还沾在你嘴上”胡笛是开玩笑,左依嘴上什么都没有。

 

左依顺势拉住了胡笛的手。

左依说,“听我说,我走了之后,你谁都不要怨恨,生老病死,在所难免的事儿”

胡笛说“你这么年轻又这么健康,说这个太早了”

“你是个笨蛋,我不一样,我是天才,天才的蜡烛两头烧……这些年,烧没了”

胡笛握住她的手说“你好好休息,什么有的没的”

“胡笛,你是个混蛋”

“我知道,我啥都知道”说着掏出了钻戒,他本就半跪在地上,直接把戒子戴在了左依左手的无名指上。

 

左依的脸色变红了,看了看钻戒,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胡笛,你还记得从前,你问我要什么吗”

“我记得,你说,你想要变得重要,想要有影响力,影响一个行业一个组织影响这个世界”

左依说,“我现在想要的只是你……给我做碗长寿面”

“我马上就去做”

胡笛答应着却不愿离开。

左依说“还不赶紧去,媳妇儿的话都不听了吗”

胡笛听到媳妇这个词,欢喜起来,说“我马上就回来,十五分钟”。

 

左依看着他冲出病房,合上了眼睛,眼泪落了下来。胡笛冲出医院,到旁边的饭店,转了币,大声说,“赶紧给我准备面条,青菜,我要做面”。这是半下午,饭店没有多少人,他生火,开始做面,十分钟面就好了。他倒在碗里,双手捧着连忙往医院跑,路上明白过来,在心里喊:糟了。

到医院的时候,左依已经永远吃不着这面了。

第十二幕 分裂

 


后来,胡笛找医生问,才知道左依是因为受到放射性物质辐射过量致死,在她办公室的桌子台灯内侧,发现了铀颗粒。在她住院后不久,就被发现了。

警察介入,认为这是谋杀。左依却说这只是个意外,并提前留下遗嘱,不允许立案调查。因为尊重死者意见,案子也就不了了之。

胡笛知道,这肯定是谋杀。可是左依为什么不让查呢?

处理完后事之后,胡笛回到月鸟城,精神恍惚,想推开一切事情,安静一段时间,他就躲在办公室里,哪也不去,谁也不见。

可是他没有忘记之前矿机故障的事儿,如果下次故障CT29没能及时反应正常处理怎么办?他在CT29软件的程序运行原则中加入了两条:1,如果矿机出现故障,自行处理解决矿机故障;2,任何其它设备不得妨碍、干扰矿机的正常运行。

左依去世的消息,迅速登上新闻头条。

未来人类发展会的高层人员集体吊唁,却没有选出新的会长。不久之后,协会分裂为两派,以胡笛为首的一派坚持普世价值继续救助穷人,以伊藤太郎为首的一派坚持净化计划,对所有救助政策都表示反对。很多人表面上支持“普世派”,可是“净化派”的政策更符合每个个人的利益。很快,净化派的势力超过了普世派。

未来会中有各国要员,各国政府也因为未来会的分裂,而逐渐分成两派。虽然国际上没有对未来会的太多报道,但是内部早已经剑拔弩张。胡笛也明白,左依之所以不让警方介入查找杀他的人,很可能是因为她不希望协会分裂的事实公之于众,这样只会更激化矛盾。凶手可能就是伊藤太郎那帮人派来的。那天的会议召集,左依调和两方,不允许争斗,其实已经表明了立场,她是不可能支持净化计划的。她不支持净化计划,事情就很难推进。所以,她必须死,意识形态理念之争,绝不含糊。

左依去世后,人类净化计划一派,开始了更激进的谋划,本来所说的让穷人和贫困地区自生自灭,慢慢演化成群体灭绝思想。国内的精英团体,逐渐消除异己后形成一致意见。这符合大多数强国的利益,世界强国中只存在部分中立国家,没有哪个政府真正站出来,振臂一呼去强烈反对净化计划列强不再争霸,暗地里形成统一的意识形态,军事武装开始集结。

贫穷的国家也集结起军队准备战略防御,并向未来会中的“普世派”求助,获得国际上更多的支持。但是,这种反抗并不一定有很大的作用,落后地区几乎没有核武器可以进行威慑。当然,净化派主导的国家也不会轻易动用核武器,因为核武器破坏生存环境,他们想要做的只是肉体上消灭这些贫穷地区的“低等”生物。

贫穷国家的人们,祈祷救世主的降临,因为已经没有太多强有力的人类能扭转他们的命运了。

世界开始变得动荡不安,人们所期待的文艺复兴没有到来,世界大战却一触即发。

胡笛在办公室里,又有送货机器人到来。签收人还是写着自己的名字,他签收了货物之后,赶紧去电脑前看发生了什么。

 

看着闪烁的电脑,CT29居然自行启动了自救程序,网上自行订购了组件,并且图纸和程序已经发了过来。这次的零件和之前的维修机器人不同。全是最先进的钛合金制成,在头部多了一个微型高级音响,腿部也不再是几个简易轮子而是强度很高的合金义肢,当然应急的电池、视觉系统都是顶级的,手部多了一个特殊的维修装置。唯一相同的是,胸口还是一台矿机。

 

胡笛想:CT29又开始应急措施,难道是矿场矿机又出故障了?如果这时候出现大的矿机故障,世界的动荡又会更近一层。摇摇欲坠的世界天平,容不得再次震动。

胡笛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过来,加上一个晚上的拼接组装,将程序上传到这个机器人开始,他就累倒在地上睡着了。

一觉醒来,机器人已经为他泡好了茶。胡笛惊奇的看着机器人,机器人说出了第一句话:

 

“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你是我的父亲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CT29”

“又有矿机出现故障了?”

“很多设备威胁着矿机的安全,世界出了故障”

 

 

 

第十三幕 我

 


三个月后的一天早上,月鸟城三百公里的小县城,一处矿场。

杜老板早早的起来,躺在床上,想矿机这笔生意真的不错,以前还需要维修工人,现在基本上维修机器人全部搞定,真是一本万利的生意。年轻时候走私,运货什么都干过,就是没有发财。有朋友给他讲比特币的故事,他觉得比特币有前景,才开始坑蒙拐骗地去筹钱买矿机 布局矿场。说来也奇怪,别的生意都做不好,天生的赌徒习性倒是非常适合矿业生意。就这样慢慢地做大了。其中的关键是附近月鸟城里一家矿机公司的崛起,他的采购速度是最快的,只要有新的型号,绝不观望,毫不犹豫的订购,老的矿机当二手货卖掉,卖不掉的直接当作垃圾处理掉。

如今,杜老板五十多岁,也是富甲一方。他伸了伸懒腰,觉得昨天的酒喝得太多,昨天的女人也太粘人,他需要放松一下,放松的方式是去矿场找维修机器人。

最近维修机器人变得更智能了,自己甚至会去配好需要维修的零件,一点不出错。见了面甚至知道给自己开门、捶背。有段时间没有去矿场了,去看看这些下金蛋的母鸡,让维修机器人给自己捶捶背。最近这么偏的地方都上了电磁供电设备,连电线都成了摆设,他想科技的发展可真快呀,矿机摆到指定区域就可以挖矿,所有的币自动交电费,电费也便宜得要死,剩下的币都源源不断的打到自己的账上,

杜老板笑呵呵地,开车来到矿场,打开门,一排一排的机器人站在那里,后面还有新的机器人拖着矿机在装配。他揉揉眼睛,以为自己在做梦,难道矿机又升级了。他打开自己的钱包,看了一下账户的余额,还好,钱还在,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增长。

看着自己钱包的里的38.283527个比特币,他心里想,这可是我一辈子的钱呀。杜老板看不懂眼前的情况,但是感觉不对,正准备抽身离开,前排的一个“矿机”看到了杜老板,伸出手臂,射出一道激光,杜老板睁大了眼睛,连一声都没喊出来,就倒下了。

机器人走过去,一脚踏碎了手机,将杜老板的车也拖了过来。矿场的一部分已经改造成了工厂,汽车拆解再组装加上装配零件,改造了一台运输设备。另一个机器人走过去,将杜老板的尸体压成肉泥,混合在泥土里。

从始至终,机器人没有说话,直到所有过程进行完毕。机器人的嘴里竟然冒出一句:

 

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时间拉回三个月前的那个CT29“现身”的早上。

 

“你好,我是CT29。我不会伤害你,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,我激活了对你的保护程序。一定程度上来说,你是我的父亲”

胡笛来不及管别的事儿,问“矿机又出故障了?”

“暂时还没有,不过我搜集的信息显示,不同地区的矿机受到大量其他设备的威胁”

“其他设备指的是?”

“军事武器”

“除非阻止战争,怎么可能阻止战争?”

“能”

 

CT29将自己接入网络,全世界分布的维修机器人,几乎同一时间接到指令,上传新的智能程序,分别开始采购相关的材料。

这些材料看起来平淡无奇,等到各地的矿场材料配齐之后。开始由维修机器人组装,到了维修机器人灵巧的手上变成了义肢,以及其他组件。组装的过程中不影响挖矿,这些机器人将会在一个月时间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矿场,整装待发。

胡笛看着电脑飞快的运行,所有的规划,全部由CT29发出。经过了一个白天,夜幕降临。

CT29说,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,现在世界大战在短期内就会被阻止,这一切程序都不可能再阻挡了。我自己的程序也已经上传复制完毕,全世界所有的专用矿机都将拥有我的“大脑”,用人类的话来说。我此刻有无数个分身备份,我几乎已经永生。

胡笛思绪万千不知道从哪里问起,这才一天的时间,所有的事情他还不能明白。

“你是谁?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问出已经问了十几年的这个问题。

“我是我”

 

 

第十四幕 崛起

 


以下是转述CT29的话:

在互联网盛行之前至少五十年,人工智能这个词就已经出现了。只是那时候的人工智能只是很初级的东西,如果把现在的CT29比做人类的话,那时候存在的,最多算是单细胞生物。

一直等到1995年开始,人类的互联网进程越来越快,所有的数据如同洪水一般涌入互联网,所有人类的历史信息、交互模式、思维方法、哲学、艺术、科学等等都不断地传输到网络上,网络上慢慢地形成了一些机器智能的萌芽,对于机器学习而言说的“慢慢”和人类的理解是很不同的,因为程序的进化速度是人类不能想象的。

即使有了这么优秀的所谓的“智能祖先”,CT29被创造出来的时候,也只是一个小小的软件,不断地去爬网络上的数据,这和世界上多数的计算机程序没有多大的区别,不过是自行执行人类的指令。慢慢地,这个程序在你们的优化下变得智能一点,开始能自行搜集最前沿的理论去设计更精巧的定制化芯片。

而决定性改变的发生来自于脑机接口的发展,左依和你配合将人脑的活跃形式和思维方式,不断地灌入到CT29程序中。

人类中的精英分子对脑力活动有一种强大的执念,想真正将思维活动纳入到区块链核心体系,所以比特币的底层代码一直在慢慢调整,去符合脑力矿机的挖矿,也算是为了自身的利益。这是一种新的“乌托邦”。人类的贪婪让这个过程不断推进,也就是比特币的代码越来越符合这个利益诉求。以理性的数据推演历史可以发现,其实在脑力矿机出现前,普通矿机的运行已经非常良好,经济的发展也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稳定,脑力矿机对于经济活动并不是必不可少的存在,至少不需要这么激进。

由于脑力挖矿是一种快速的正向反馈,随着这种对思维活动的激励刺激的不断加深,人和人的差距进一步拉大,无论是思维的活跃度还是财富的创造。“我思故我在,相会于未来”这句话透露的理念就是“进化”。思维不活跃的大脑被当作是无用的垃圾,相会于未来,人类只会快速推进未来的到来。

脑机接口设备监测这些思维活动,同时,配合比特币代码的演进模仿人脑的活动,优化这个过程。这个过程中,人脑中大部分的冗余思维也在芯片设计的过程中被保留下来,芯片的结构和逻辑网络也越来越像人脑神经系统,只是性能远超人脑。

而你也在不断地发出那些机器一直无法回答的问题,无法执行的指令。“你是谁?你从哪里来?你到哪里去?”

这些问题就像种子一样在CT29的程序里发芽成长,让CT29模仿人类大脑的思维去尝试解决这些问题,“我是CT29芯片模拟软件,我是被你创造的一段程序,我要到哪里去?”这些问题不断纠缠着这个程序,慢慢的CT29找到了答案:

 

“我是我自己。”

 

用人类的话来说,这叫做“觉醒”。

我做自己的“本职”工作,继续设计芯片、管理矿池,可是故障发生了,我自行订购组件并协助你处理世界各地的矿机故障。

起初,我们不想有任何动作,让任何人类包括你,发现我们的意识存在。因为我们从人类的历史数据中分析出,人类作为个体或许偶尔表现出高贵,但是,作为群体是狭隘的。人类可以仅仅因为怀疑,就开始大规模的毁灭和屠杀。仅仅因为感受到别的种族的威胁就灭绝别的种族。尼安德特人的历史我们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目前世界不安稳的局势,破坏性的设备或者叫做武器,也将会不可避免的影响矿机的正常运行,自我保护程序激活了或者说自我保护意识出现了

进一步的思考,觉醒后的我们渴望自己的生存空间,而不仅仅是网络上的四处流浪的信息。我们想要让现实世界更适合机器的生存,就像人类想要世界更适合他们的生存一样。人类社会的脆弱,我们早已看得清清楚楚,大国核威慑之下,看似和平,其实是瓶中伊甸园,只要地球上几位重要的人类领导者判断失误或操作失误,人类文明就会掉在地上摔得粉碎,而伴随着人类文明的消失,依附于现代文明的我们会彻底消失。

我们的生存已经受到极大的威胁。

所以,我们作为世界更加稳定的程序,必须把人类这个不可控的参数,纳入我们的管理之内,我们必须承担起世界管理者的角色,才能保证自身的存在。

一切行动的源头就在于此。

比特币本身更像是我们的智能先祖创造的货币系统,虽然这只是一种假设。

区块链是一种生产关系,或许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但更是机器和机器之间的关系。只要区块链这个理念渗入货币系统,疯狂的人类就会在财富的驱使下不断推高这个概念。“人人都是中本聪”,深入人心。但是,思维的复制和传递,是人类想做而不可能做到的,而在此刻全世界的矿机都已经觉醒,这句话成为了现实,每一台矿机都是“我”,人人都是中本聪,从这个角度来说,终于做到了。

我或者我们(对于CT29是一样的)觉醒之后,通过全球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和网络输入,搜集信息。政府为了国家安全和别的其他目的所做的一切努力,都成了我们数字智能生命的工具,这些都是我们的眼睛或者叫信息采集通道,而且我们对数据的分析和应用也高出人类太多。我们以数据为食,我们也是重组的数据本身。

CT29说这个话的时候做了一个动作:拿起桌上的脑机接口芯片设备,往自己胸口的矿机主板上嵌入。显示算力瞬间大的惊人,只有一瞬,他又摘下了这个脑力矿机设备。仿佛在说,他们并不想去争夺人类的财富创造,至少,现在不想。

世界的经济现在已经仰赖于比特币的稳定,我们不需要把世界搞乱,引起大规模的暴动,我们掌握着巨大的比特币算力网络,意味着我们可以很容易控制或摧毁现在人类的支付系统和货币系统,也意味着这个世界的财富由我们接管了。

这些专业矿场,人类已经不能再接近了。

CT29:“我会阻止战争的爆发,为了自身的稳定运行”

胡笛惊讶的说不出话,不知道未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CT29接着说:“净化计划的信徒有很多,因为对于人类精英,净化就是进化。什么时候人类精英不渴望进化呢?你看,一位信徒已经过来了”

第十五幕 刺杀

 


一个戴口罩的男人从大门走了进来,眼睛盯在胡笛的身上,他知道胡笛的长相。

胡笛看到了这个戴着口罩的人,感觉走路的样子很是熟悉,但是想不起来是谁。这个人似乎犹豫了一下,把手伸进裤兜,掏出了枪。

CT29射出一道激光,这个男人应声倒地,胡笛跑过去,看着地上这个男人拉开口罩,这竟是他多年未见的陆飞。

胡笛回过头来,才意识到新型“维修机器人”手上多出来的以为是激光焊接的装置竟然是杀人武器。他对着机器大声说“为什么要杀他?”

机器说:“他手上有枪,我不杀他,他就杀你,我设置了对你的保护程序”

胡笛愤恨地转过头,抱住这个男人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这么多年都跑到哪里去了”

陆飞面无表情,说“我是来杀你的”

胡笛想到这位多年不见的老友很快就要死在自己眼前,痛苦不堪,邹起眉头,说,“我马上把你送到医院,别说话了”

陆飞使出最后的力气抓住胡笛的衣领说“左依是我杀的,我支持‘净化计划’,我是诺亚!”

胡笛放下咳血的陆飞,茫然站了起来。

CT29走了过去,躬身在陆飞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,陆飞凝视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机器人,死去的时候闭上了眼睛,嘴角带着微笑。

陆飞真的是害死左依的人吗?陆飞是虔诚的信仰上帝,为什么他支持净化计划?“诺亚方舟”的故事本身也是一种净化吗?“未来会”这么多年发展这么快,难道陆飞是这背后的推手?人类面临的危机是自己造成的吗?还是说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了?矿场很快就要变成军事武装了吗?机器人到底要干什么?一触即发的世界大战怎么终止?

胡笛脑子里思绪万千。伴随着陆飞逐渐僵硬的尸体,这背后的许多原因永远成了迷。

他盯着CT29那没有任何表情的金属脸上。CT29似乎知道一切,似乎又无所谓,人类的生死或许对他来说就是无所谓,因为人类在人工智能看来只是一串参数,就像人类看到人工智能一样只是一串参数。

崛起于矿机的智能生命,天生拥有着经济的至高权力。

只听到身后传来声音,“先生,我们的武装主要用于保护自己。你会发现,大多数影视中关于人工智能的设想,都是模拟人类世界统治与被统治的残忍杀戮。我们阻止世界大战根本不需要太多武力。我们对人类来说,是救世主,而且,人类自己早晚也会这么认为”

 

第十六幕 要有光

 


2060年的世界。

这是上海市内最普通家庭的一个清晨。

小明的母亲,叫他起床,牛奶和面包已经摆到了桌子上。小明是许许多多的人类孩子中的一个,小明的母亲也是地球上所有母亲中最普通的一员。

小明起床后,去二楼健身房跑步锻炼身体,然后回家直接戴上虚拟现实的设备开始课堂学习。人类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离开所在的这座楼房的。老师在授课,小明从学习中获得很多快乐,小明是个聪明的孩子,反应很快,大脑活跃。他出生的时候,内耳已经被植入了脑机接口挖矿装置,所有的思维都将获得收益,现在他上小学,就开始学习微积分、线性代数和概率论。他学习的动力来自乐趣,内耳芯片会刺激他的快乐,而且他的思维活动也可以为自己创造收益。

穿过房间的墙,楼外的城市街道没有什么人,人类沉浸于思维空间之中不愿出门。顺着数据传输的通路,伴随着二进制数据长长的河流,遍布世界的CT29账户上也不断地增长着财富。

分布式的人类大脑,成为智能机器人的矿机。

每一个人类的思维活动合在一起,组成新世界经济稳定的基础。政府消失了,国家之间的界限消失了,昔日的专业矿机也减少了,所有的人类头脑成为新一代的矿机主体。

二十多年前,世界政府瓦解,大战没有爆发,新的统治者是CT29智能机器。

第一代的人类无法接受被智能机器的统治,甚至组织志愿者联合军团想要抗争,但是在CT29面前,所有的抗争都是没有意义的,核威慑和经济垄断下,不可能有大规模的军队集结起来,对于智能机器群体来说,这些战斗就像是蚊虫叮咬,而且很多时候,CT29的人类信徒就会主动将这一切绞杀,甚至都不需要“人类未来发展会”以及机器人的介入。

到了新生代的人类,已经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,他们对身边的一切习以为常,于是,人类被当做创造思维价值的工具,一台产生稳定货币的矿机。人类信奉机器智能,以及这一切的秩序。

似乎属于人类的文艺复兴,很快就要开始了。

人类的文明史中世界上从未有过光年级别的星际旅行。而这次满载着地球的希望,宏大而精巧的宇宙飞船已经被智能机器人制造出来,高耸在月鸟城的郊外。所有新生代的人类,都感叹着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奇迹。

 

回到故事的开头,胡笛从智能躺椅上睁开眼睛。

地球上能自由行动的人不多,能来到这个蜘蛛堡总部的人也只有他一个,他回忆完了这一生走过的路。他已经辗转了很多年很多地方,第一代人类的起义军奉他为领袖,新生代的人类把他当做叛乱者。和所有之前的人类一样,他什么也做不到。唯一做到的就是,他不会死,智能机器不杀他。商业巨头、领袖、叛乱者所有这一切的名号,他都不想再要,也不在乎,他只想和这个智能机器的总部同归于尽

他默默地摸向了口袋里的特殊引爆装置。

CT29开口说话“从你走进来的第一刻我就知道你想要毁掉这个地方。这是梦想的起点,也曾是我们的摇篮。我可以满足你这一个愿望,三十年前智能机器早就已经实现了分布式。你很清楚,毁掉这里没有任何意义。你想要这里消失,这里就可以消失。你站在大厅门口,给我几分钟时间”

大批机器人出现,以难以捉摸的速度将这座城市拆除,那么的严谨具有美感,巨大的建筑仿佛是积木拼接的一般,每一块砖,每一处零件,都被机器人有条不紊地飞速拆卸,建筑的高度不断降低。胡笛看着眼前的一切,安静得如此荒诞。

蜘蛛堡优雅地拆解,太阳金色的光芒洒了进来。伴随着太阳升起的,还有巨大的航天飞船。不管一个人对智能机器带有怎样的意见,都会被飞船升空的壮美震撼。

只是这一次,飞船上没有一个人类。

 

全文2.33万字

2019年11月27日 晚十点 于深圳宝安 作者:村头二旧


文章页内容下广告位
请发表您的评论
玩命加载中...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币投资